長安網群
                        總網滾動

                        信息更新不及時 加重誘導性提示 來源合法性存疑

                        商查平臺搬運數據緣何頻遭質疑

                        2020-05-11 10:40:43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責任編輯:劉琪

                          ● 商業信息查詢領域自誕生以來,從行業內部的不正當競爭糾紛,到來自行業外部其他市場主體的指責,這個領域的發展從未真正遠離過爭議

                          ● 商查平臺最近所惹的麻煩,都離不開兩個問題:一是信息是從哪里搬運的,即來源合法性問題;二是準確性問題

                          ● 獲取并利用企業信息應控制在合法范圍內,通過行政管理部門已公開的途徑獲取,不得非法刺探、非法搜集企業信息,尤其是涉及國家秘密、國家安全或者社會公共利益的信息,不得非法修改已公示的信息,更不得捏造、散布虛假信息,損害公司商譽

                          近日,商業信息查詢領域風云再起。

                          一方面,在復工復產中,幫助求職者判斷求職企業綜合實力,識別虛假職位、虛高的工資以及根本沒有登記工商地址的皮包公司等,避免掉入就業陷阱,企查查等商查平臺無償開放數據平臺的做法贏得一波好感。

                          另一方面,包括中國石化集團銷售實業有限公司、360公司等在內的多家企業公開表達對商查公司的不滿,認為其對普通的工商變更等信息加重誘導性提示,還有“越俎代庖”變身媒體的嫌疑,對其投訴或稱將維權。

                          毫無疑問,在讓企業相關信息變得更加透明、優化營商環境方面,商業信息查詢行業的興起與發展功不可沒;但同時,在歷經多次紛爭后,如何讓“信息搬運”這一新事物健康長久地發展下去,也成為當下亟待解決的問題。

                          滿足需求應運而生

                          信息不實頻惹爭議

                          隨著互聯網的高速發展,信用信息查詢市場悄然興起,并呈現出曝光率走高的態勢。

                          “查公司、查老板、查關系”,這樣的廣告語在2014年橫空出世,商業信息查詢機構走上歷史舞臺。相關統計數據顯示,從2014年至今,已有40多家企業運作企業信用信息查詢平臺。

                          很多人對這類公司的出現持歡迎態度,它們的確在很多時候能幫上大忙。

                          “剛畢業的時候啥也不懂,當時跟朋友一起去一家公司找工作,我留了個心眼兒提前去商查平臺查了一下,說這個公司有問題,我就猶豫了,沒去面試。結果我朋友被騙了8000元的保證金。”

                          “想買什么化妝品了,可以通過商查去查一查這個出品公司,是能夠躲避無良商家的。”

                          不少網友都有通過商查滿足各自需求的經歷:求職者們了解將要面試的公司是否靠譜,企業了解合作伙伴的相關信息,投資者們了解企業的資信狀態……都可以通過商查平臺獲取相關信息。

                          “商查平臺通過收集整合公共渠道的信息,為用戶提供了查詢市場主體各類信息的渠道,提升了查詢的效率和便利性,也由此增加了市場主體的信息透明度,督促其誠實、守信,具有積極意義。”北京志霖律師事務所律師趙占領告訴《法制日報》記者。

                          不過,商業信息查詢領域自誕生以來,就紛爭不斷。從行業內部的不正當競爭糾紛,到來自行業外部其他市場主體的指責,這個領域的發展從未真正遠離過爭議。近日,更是有不少企業公開投訴稱天眼查、企查查等利用公開信息,渲染出一些和實際不符合的結論,對企業的正常發展造成了困擾,引發社會廣泛關注。

                          4月17日,中國石化集團銷售實業有限公司發布聲明稱,近日,北京市企業信用信息網、天眼查、企查查、啟信寶等企業信息查詢平臺將“中國石化集團銷售實業有限公司”登記為“中海國龍集團有限公司”唯一股東的信息不實,將依法追究相關責任方的責任。

                          4月21日,天眼查發布消息稱,360金融的運營主體北京奇步天下科技有限公司發生了多項工商變更,其中周鴻祎不再擔任公司董事長一職,由其助理洪兆接任。另外,張帆、徐軍退出了董事行列,吳海生、金明義新增為董事。隨著“周鴻祎卸任360金融董事長”消息的傳播,360金融出面辟謠稱,公司于上市前從“北京奇步天下科技有限公司”拆分出來獨立運營發展,現主體為“上海淇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周鴻祎仍是360金融董事長,并對天眼查發布的“虛假消息”提起法律訴訟。

                          事實上,類似這樣的紛爭并非個例。僅在近期,就有不少“重磅發布——澄清事實——宣布維權”的劇情上演。

                          例如,4月14日,天眼查信息顯示,黑龍江飛鶴乳業的法定代表人由創始人冷友斌變更為張永久。對此,飛鶴方面回應稱,這個變更只是為了工作更便利,職能是沒有變的。

                          對于來自相關企業的指責,天眼查、企查查等商查平臺一般給出的回應都是“平臺展示的信息都是從國家公開平臺抓取”“我們只是機械搬運公開的信息”等。

                          那么,為何只做了信息的搬運工,就讓這些商查平臺惹上了麻煩?究竟哪里出了問題?

                          數據來源務必合法

                          準確安全不容忽視

                          從目前披露的信息來看,商查平臺的大數據采集通常來自國家權威網站發布的工商、司法類信息。公眾可以通過系統查詢到市場主體的上市信息、企業背景、企業發展、司法風險、經營風險、經營狀況、知識產權等。

                          趙占領觀察發現,這些信息來源大體可分為以下幾類:一是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二是裁判文書網;三是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四是工商、稅務等行政處罰信息;五是市場主體知識產權注冊信息,如注冊的域名、商標、申請的專利等。

                          按照商查平臺的說法,這些信息本身都是公開的。趙占領認為,商查平臺抓取這些信息并無過錯,“這些信息不涉及企業商業秘密、個人隱私,抓取信息提供給用戶查詢使用并不違規”。

                          既然無錯,為何會被指摘?趙占領分析,目前商查平臺招致非議主要源于兩種情況:一是把某個企業的股東、法定代表人的變更信息發布出去,導致公眾對企業的經營狀況產生懷疑和誤解。比如,法定代表人的變更并不代表創始人退出,很可能最后實際控制人并無變化,但商查平臺刻意突出或強調了這些信息,誤導了公眾,影響了這些企業的經營。二是商查平臺抓取的信息有可能是不準確的或者過時的,給企業帶來困擾,影響其社會評價。

                          趙占領告訴《法制日報》記者:“這就意味著商查平臺公布信息,只要不觸及商業秘密、個人隱私的紅線,同時對重要信息不作刻意突出和強調而誤導公眾,信息及時準確,就沒有問題。”

                          北京市法學會電子商務法治研究會會長邱寶昌則持不同觀點。在他看來,商查平臺有其存在的合理性、現實的需求性,它滿足了社會公眾對商事主體的知情權,但他不能認同商查平臺只是信息搬運工的說法。

                          “搬運信息是否可以無區別、不加甄別地搬運呢?商查平臺應當對信息進行篩選、辨別,并非通過爬蟲能爬取到的信息就都能搬運,要有保護企業商事主體信息的意識。”邱寶昌說。

                          邱寶昌認為,商查平臺最近所惹的麻煩,都離不開兩個問題,一是信息是從哪里搬運的,即來源合法性問題;二是準確性問題。“如果是公開信息,搬運就是多余,導致資源浪費,搬運經過人家同意了嗎?如果有非公開信息,那么來源合法性就存疑。”

                          邱寶昌提醒,即便數據只是在公開信息中爬取而得,也并非就是合法的,在我國,現行法律對于數據的保存、權屬、轉移還沒有明確規定,但司法實踐中并不支持這一行為。例如,在2016年大眾點評訴百度的案件中,自2012年以來,百度公司未經許可在百度地圖、百度知道中大量抄襲、復制大眾點評網的用戶點評信息,直接替代大眾點評網向用戶提供內容。大眾點評認為此舉讓百度公司迅速獲得用戶和流量,給自己造成巨大損失。其行為違背公認的商業道德和誠實信用原則,構成不正當競爭。最終法院判決百度公司停止不正當競爭行為,賠償大眾點評經濟損失300萬元及合理費用23萬元。

                          邱寶昌強調,除了要保證數據來源合法,還要確保數據的準確性和安全性。目前因為信息虛假、出錯導致質疑的情況是存在的。“如果簡單搬運過來,沒有考慮到個人隱私、商業秘密及商事主體的社會評價等,只是一律照搬,有可能造成違法。”

                          浙江大學光華法學會互聯網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艷東分析,從目前的紛爭來看,商查平臺存在三個方面的問題:一是信息更新不及時,某些企業信息滯后,可能會對相關用戶造成一定程度的信息誤導,即信息的時效產生了問題。

                          二是平臺對普通的工商變更等信息加重了誘導性提示,在公開的內容中出現了“疑似實際控制人”及“自身風險”等信息。雖然該信息是由這類平臺根據掌握的公開內容對相關企業狀況作出的分析和提示,其中不包含侮辱和誹謗內容,但是普通的平臺用戶偏向于依賴表面信息,容易產生爭議。

                          三是平臺對收集到的企業董監高等管理人員的某些信息甚至聯系方式進行了公示,可能引起這些人員的異議。根據《征信業管理條例》第十三條規定:“采集個人信息應當經信息主體本人同意,未經本人同意不得采集。但是,依照法律、行政法規規定公開的信息除外。企業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與其履行職務相關的信息,不作為個人信息。”商查平臺對董監高等管理人員信息的公示應當對是否與職務相關盡可能予以區分,否則單純地抓取并在明顯部分公示可能引起爭議。

                          專門立法暫無必要

                          適當增加相關條款

                          對于數據搬運,現行法律是否有所規制?有無必要對這一新事物進行立法規范?

                          多位專家否認了立法予以專門規制的必要性。

                          “我們雖然沒有明確規定能不能數據搬運的問題,但有其他法律規定了商事主體的名譽權、榮譽權,股東的隱私權等,這些規定散見于電子商務法、網絡安全法、民法總則、民法通則、公司法等法律法規中。”邱寶昌強調,法律不是越多越好,技術在不斷變化中,不能以簡單立法予以應對。在這個時候,強調行業自律和企業自治更有意義。

                          不過,邱寶昌同時提到,雖然專門立法沒有必要,但可以考慮在現有法律框架內適當增加一些條款。

                          趙占領也說:“沒有必要立法,對于商查平臺的行為,以現有法律就完全可以規制,而且從法理的角度,法律也沒有權力禁止抓取信息,也不太可能立法。”

                          高艷東認為,對企業、事業單位等組織的信用信息和個人的信用信息進行采集、整理、保存、加工,并向信息使用者提供的活動,本質為征信業務。在中國境內從事征信業務及相關活動應當適用《征信業管理條例》。網絡安全法第四十條規定:“網絡運營者應當對其收集的用戶信息嚴格保密,并建立健全用戶信息保護制度。”反不正當競爭法也有對商業秘密的保護規定,此外還有侵權責任法等。

                          商查行業如何健康發展下去?高艷東提出三點建議:對于商查平臺來說,準確定位企業,應當嚴格按照《征信業管理條例》,在對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等官方網站公開的企業信息進行收集、加工時,從客觀真實的角度出發,對于某些滯后的信息,在相關的企業提出質疑時,應當依據侵權責任法規定的“避風港原則”,及時刪除不實信息。例如,在涉及利用企業信息進行加工營利時,應在企業經營范圍內具體分析判斷,以真實客觀的信息為基礎,避免信息不實,不得故意或者過失地捏造、散布虛假的事實。

                          企業應當在企業發生信息變更的時候及時辦理變更登記,并及時更新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等官網信息,關注商查平臺等相關信息的更新和準確度,在信息不實時及時通知相關平臺進行更改或刪除。

                          用戶應當認識到許多公開信息僅僅是表面上的變動,或者僅屬于基礎信息,需要根據公司各項指標和數據綜合判斷。

                          北京法學會企業法治研究會秘書長朱崇坤認為,商查平臺在獲取并利用企業信息時應當控制在合法范圍內,一是應當通過行政管理部門已公開的途徑獲取,不得非法刺探、非法搜集企業信息,尤其是涉及國家秘密、國家安全或者社會公共利益的信息;二是不得非法修改已公示的信息,更不得捏造、散布虛假信息,損害公司商譽。

                         友情鏈接

                        / Links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新赏网